搜索

 网络直播

商鲲教育全国咨询热线:400-010-0806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755号

 微信公众号

北京市东城区白桥大街22号北京工商联大厦4层

企业邮箱:bj@skjyjt.com

>
>
>
PPP合作办学模式下的裂变——访北京商鲲教育控股集团董事长潘和永

PPP合作办学模式下的裂变——访北京商鲲教育控股集团董事长潘和永

浏览量

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举办职业教育。

北京商鲲教育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商鲲教育”)是国内知名的职业教育机构之一。商鲲教育党委书记、董事长潘和永提出的职业学校发展的PPP合作办学模式吸引了记者前去一探究竟。据了解,商鲲教育通过PPP合作办学模式开办的职业学校已经达到16所,而未来三年,商鲲教育通过PPP合作办学模式将把合作的职业院校变为上百所。

 

“三不变”和“三分开”

潘和永在他的办公室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不足一平米的小会客厅,长条茶几上摆满了厚厚的一叠叠文件。潘和永一早就知道了记者的来意,开门见山介绍了商鲲教育提出的新PPP合作办学模式。

他说,国家一直很重视职业教育发展,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一如既往地支持职业教育发展。PPP合作办学的模式简单地说就是商鲲教育与地方政府合作办学,而这种办学模式能否成功关键在于“三不变”和“三分开”原则。地方政府在保持“三不变”,即学校国有资产性质不变、教师公办身份不变、政府财政投入不变;三分开,即所有权与办学权分开、产权与经营权分开、举办者与办学者分开的前提下,将公办学校委托商鲲教育全面管理。商鲲教育根据学校发展需要,以管理、技术、设备等作为补充性投入,不断提升学校办学水平,通过双方资源整合、机制创新等手段,实现学校发展目标。

通过PPP合作办学究竟对原来的学校有哪些帮助?潘和永介绍道,改革学校管理体制,学校实行“国有民营公助”的管理机制,充分发挥校长的办学主导权,大大激发学校办学活力。学校实行目标管理绩效考核,增强激励效应,实现优劳优得,充分调动教职工积极性——在确保教职工原有财政工资不变的基础上,商鲲教育另行增设绩效奖励工资,确保待遇提高。在充分发挥政府资源优势的同时,商鲲教育将不断引进外部优质教育资源和企业资源与地方政府资源有效整合,从而增强学校办学实力和发展后劲,合力助推学校快速发展。目标学校借助商鲲教育大数据资源,以市场为导向,根据现代新兴产业发展所需,调整、升级、开发创新型高端特色专业,使得专业建设与市场衔接更加紧密,专业建设水平和办学内涵得到提升,从而提高学校办学规模、质量、效益。目标学校借助商鲲教育合作企业资源的实力,提高学生就业质量。

政策指引民营力量参与教育

潘和永勾画出来的PPP合作办学模式有没有政策依据?有哪些政策依据?

“我们所有的计划都是紧跟国家的政策指引来做的。”潘和永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明确指出:坚持教育公益性原则,健全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办学主体多元、办学形式多样、充满生机活力的办学体制,形成以政府办学为主体、全社会积极参与、公办教育和民办教育共同发展的格局。调动全社会参与的积极性,进一步激发教育活力,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教育需求。深化公办学校办学体制改革,积极鼓励行业、企业等社会力量参与公办学校办学,扶持薄弱学校发展,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增强办学活力,提高办学效益。各地可从实际出发,开展公办学校联合办学、委托管理等试验,探索多种形式,提高办学水平。

另外,《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国发〔2014〕19 号也明确指出:“创新民办职业教育办学模式,积极支持各类办学主体通过独资、合资、合作等多种形式举办民办职业教育;探索发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职业院校,允许以资本、知识、技术、管理等要素参与办学并享有相应权利。探索公办和社会力量举办的职业院校相互委托管理和购买服务的机制。引导社会力量参与教学过程,共同开发课程和教材等教育资源。社会力量举办的职业院校与公办职业院校具有同等法律地位,依法享受相关教育、财税、土地、金融等政策。健全政府补贴、购买服务、助学贷款、基金奖励、捐资激励等制度,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职业教育办学、管理和评价。

除此以外,2015 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李克强总理明确提出:鼓励发展民办教育。加快构建以就业为导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2016 年 10 月 11 日,财政部发布的《关于在公共服务领域深入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工作的通知》中,教育行业正式被列入PPP 项目适应范围。

实践出真知

商鲲教育为什么会提出PPP办学模式?在与潘和永的交谈中记者了解到,这与潘和永的人生经历密不可分。

潘和永在豫中东部的家乡通许县工作十几年,在基层干过镇团委书记、办公室主任和副镇长。2004年国庆节过后,毅然决然自断仕途,进京北漂。北漂后干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副经理。两年后,潘和永开始了创业之路。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与业务内容,除了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劳务服务与派遣外,也开始针对企业的需求,开始了小规模的培训与联合办学。这些实践都为潘和永提出PPP办学模式打下了基础。

经过数年的职业介绍、劳务派遣与联合办学实践,善于思考的潘和永很快悟出一个道理:在人力资源服务整个链条上,就业应该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所办学校的就业质量越高,培训、合作办学乃至其他相关客户就会越多。职业教育,在广义上,就是大人力资源的一部分、一个环节。所以,潘和永开始琢磨以“阳光、体面、高薪”为主要目标的“高质量就业”来带动自办的职业教育培训与合作办学的事儿。他遵从市场规律,市场上缺什么样的人,他就开什么样的专业,如高铁服务、无人机操作,甚至还开设了最火爆的网红专业。潘和永掌舵下的职业学校培养的学生不仅没有找不到工作的,还一员难求。潘和永说:“我们都是订单式培养。拿到企业用人计划,我们再去招生。而在招生前我们就和学生签了定向就业协议。”在这个过程中,商鲲教育积累了丰富的学生培养、教师培训以及学生就业的丰富经验。

而另外一方面,还有好多职业院校因为学生就业不好,导致招不上学生,学校也每况愈下。商鲲教育抓住这个商机,与这样的职业学校合作,进行PPP合作办学以及联合办学,输入办学经验和办学软件。学校火起来了,也让商鲲教育迅速做大做强。用潘和永的话讲,因为商鲲教育是管理、智力等轻资产投入,所以发展才那么快。

潘和永说,“我们目前的全国生源已达到了十五万人,通过PPP合作办学以及其他合作办学模式,未来三年要做到三十万人,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没有围墙的职业院校。”(■ 本报记者 吴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