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络直播

商鲲教育全国咨询热线:400-010-0806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755号

 微信公众号

北京市东城区白桥大街22号北京工商联大厦4层

企业邮箱:bj@skjyjt.com

>
>
商鲲教育崛起的奥秘----朱 洪

商鲲教育崛起的奥秘----朱 洪

浏览量

引子

 

距京城中心50多公里的河北香河,有个集华夏古今文化之精华、神州民族建筑之异彩的大型仿古建筑群“天下第一城”。2016年的最后一天,辞旧迎新之际,这里的金色大厅里,张灯结彩、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这是北京商鲲教育控股集团在这里隆重举行庆贺“商鲲十年”暨“庆元旦·迎新春”大型晚会。

香河、采育、密云、通州、雁栖湖、涿州、房山、云冈、南口、西红门……商鲲教育所属的十二个校区都来了;领导与员工,老师与同学,嘉宾与合作伙伴,千军万马、浩浩荡荡、欢聚一堂。这壮观的场面,加上五彩缤纷的灯光、激昂的音乐旋律,用“震撼”两字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坐在贵宾席的李建新,是湖北十堰市技师学院院长。他今天格外兴奋,拿着单反相机,摄前照后,忙得不亦乐乎,完全不像年过半百的样子。受商鲲教育董事长潘和永特邀、与其它地方的合作院校长一样,他放下手头繁忙的工作,从武当山脚下,千里迢迢赶赴盛会。此时此刻,他感概万千:“短短的十年,商鲲教育快速发展,越做越大了!虽然我与商鲲教育合作多年,但它的发展速度,仍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而坐在邻座的宁夏一位校长也忍不住伸出五个手指头,大声感言道:“说实话,我之前有五个没想到:对商鲲教育办学理念之新没有想到;对商鲲教育办学规模之大没有想到;对商鲲教育办学模式之灵活没有想到;对商鲲教育办学管理水平之高没有想到;对商鲲教育办学涉猎领域之广没有想到!”

毫无疑问,这五个“没想到”的背后,一定有着十分丰富的内涵。我们不妨循着这样几个“没想到”,掀开商鲲教育巨大帷幕的一角,窥探一下商鲲教育快速崛起的奥秘。

 

牵牛要牵牛鼻子

 

潘和永既是商鲲教育的董事长,又是创办人,今年刚过半百,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他的人生轨迹,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说简单,就是他的经历并不复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豫东南的周口农校毕业后,回到豫中东部的家乡通许县工作,在基层干过镇团委书记、办公室主任和副镇长,一干就是10年;二十一世纪初,又在乡党委副书记任上呆了三年多。应该说,这基层官场上的芝麻官履历,熬到这份上也不容易,但确实又很单调、很普通,算不上怎么显赫。说不简单呢,是他2004年国庆节过后,毅然决然自断仕途、进京北漂。此后也是十年多的光阴,但经历的却就不那么简单了!

在北京通惠河广渠门桥的不远处,有座浅棕色的式样庄严的建筑,这便是北京市工商联大厦。潘和永在北京伊鹏程人力资源公司副经理的位置上摸爬滚打两年多后,来到了这里,开始了自己的独立创业之路。位于大厦7楼的716、717室,是个一进一出的套间,里面不到十平米的小屋,是他这个“北京商惠人力资源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工作间。其他十来人,则挤在外间办公。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与业务内容,除了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劳务服务与派遣外,也开始针对企业的需求,开始了小规模的培训与联合办学。

经过数年的职业介绍、劳务派遣与联合办学实践,善于思考的潘和永很快悟出一个道理:在人力资源服务整个链条上,就业应该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将人力资源服务比做一张网,那就业就是网上的“纲”,“纲”举“目”才能张;如果将人力资源服务比做一头牛,那就业就是“牛鼻子”,牵住了“牛鼻子”,整头牛就会跟着你走。而且,你的就业质量越高,你的培训、合作办学乃至其他相关客户就会越多。职业教育,在广义上,就是大人力资源的一部分、一个环节。所以,潘和永开始琢磨以“阳光、体面、高薪”为主要目标的“高质量就业”来带动自办的职业教育培训与合作办学的事儿。于是,他坚持不懈地抓住这个“牛鼻子”,开始滚雪球,越滚越大,最终获得了如今远远超出预期的“不简单”的丰硕成果。

前不久,央视“超越”栏目的著名主持人阿丘,专门邀请潘和永做了一期访谈节目。针对“高质量就业”问题,潘和永是这样解答的:

“为什么有许多正规中专学校招生招不上来?我认为,他们是在培养拿着中专毕业证的农民工,学生毕业后都到流水线上去了。这流水线没有技术含量,谁都可以干。所以,我提出来,商鲲教育的学生,要实现‘三个拒绝’:拒绝给社会培养廉价劳动力,拒绝培养拿着中专毕业证的农民工,拒绝给沿海地带培养打工仔。因为过去家长送孩子上职业学校,主要是为了就业,而现在,家长送孩子上职业学校,就不单是为了就业,而是为了择业。你专业好、就业好,我就来上;你专业不好、就业不好,我就不来上,你就是免学费我也不来上。所以,商鲲教育就重点突出了高质量就业。什么叫高质量就业?简单说就是六个字:‘阳光、体面、高薪’。这些,目前商鲲教育全部做到了。我认为,高质量就业是商鲲教育的根,高质量就业是商鲲教育的魂。这道理、那道理,高质量就业才是硬道理;这关键、那关键,高质量就业才是最关键。我认为,商鲲教育在这方面,是全国做的最好的。我们目前的生源已达到了八万人,未来三年要做到三十万人,根本原因就在这里。“

 

田忌赛马扬己长

 

田忌赛马的故事出自《史记》,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揭示如何善用自己的长处去对付对手的短处,从而在竞技中获胜的著名事例。商鲲教育是个民营企业,相比许多公办学校,在政策、资金、设施、师资等方面,有许多劣势。但辩证法就是这样:优势里面有劣势,劣势里面也有优势;优势可以转化为劣势,劣势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转化为优势。

起初,潘和永在与外地进行简单联合办学过程中,越来越发现:公办职业院校虽然是国家养育的“亲孩子”,有自己固有的优势,但也有许多与生俱来的缺点,比如说:办学模式僵化,关起门来封闭办职教,不与社会接触,不去了解行业与用人单位的需要,走不出校企合作、订单培养、顶岗实习的路子;专业老化,不适应产业和行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教师队伍不适应市场,许多人大锅饭吃惯了,吃苦精神差;立德树人常常写在纸上、挂在嘴上,却落实不到实处。许多公办职业院校培养的学生,爱岗敬业、吃苦耐劳、连续作战的精神普遍较差,上岗后频繁跳槽,企业留不住人。他敏锐地感觉到:公办职业院校这些缺点,恰恰民办职业教育可以设法避开和解决。我如果避开了你公办院校的“顽疾”,扬我民办体制、机制的长处,我能不在职业教育这个市场上有所作为吗?于是,潘和永有的放矢地进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出击。

潘和永的高招之一,就是在战略上走“整合资源”的路子。整合什么资源呢?一方面是各个公办或民办职业院校的计划资源、学生资源、教师资源以及校舍资源;另一方面是遍及全国的各种类型的企业资源。你张三不是国家计划用不完吗?那么,好吧,签个协议,我帮你用;你李四不是招生难吗?好吧,我给孩子包高质量就业,你与我合作,让你招生由难变易;你王五不是缺新专业、缺素质教育老师吗?没事儿,我来培养,共同使用;你赵六的教室不是年年闲置吗?好吧,我来租用……短短的十年,商鲲教育大大尝到了整合资源的甜头,陆续在全国与几千家中职、高职、本科院校,上万家企事业单位开展了“联合办学、校企合作与专业共建”。

2014年春,内蒙古科尔沁艺术职业学院院长李莉,专门带着自己学校的名师、国内古筝演奏大师王晓红和马头琴大师谢铁桩来到北京感谢潘和永。她握着潘和永的手,当着许多人的面,说了一席发至内心深处让人不禁动容的话:

“科尔沁艺术职业学院与商鲲教育集团从2013年秋季开始合作,短短的八个月时间,我们依托商鲲的平台,学院由起初生源不足到现在出现了宿舍、桌椅、师资都不够用的局面。由此,我们感到要对双方的合作做如下定位:科尔沁艺术职业学院与商鲲教育集团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商鲲教育既是科尔沁艺术职业学院的伙伴、良师益友,又是科尔沁艺术职业学院的衣食父母!我祝愿商鲲教育集团在中国就业教育领域一马当先、万马奔腾!”

将商鲲教育喻为“衣食父母”,多么沉甸甸的语言!

像科尔沁艺术职业学院这样的故事太多了:秦皇岛卢龙职教中心,在全国生源减少的大环境下,因为与商鲲教育合作,招生量每年都在增加,2016年招的新生,原有的校区已经放不下,现正在筹建新校区;内蒙古经贸学校,三年前的招生也一直不好,但在新一届校领导的带领下,开始与商鲲教育合作,开设了新专业,引进了商鲲教育的教育管理模式,学校由此走出了新的发展道路。2016年学校招生也已爆满,成为商鲲教育在全国推广的典范。

潘和永还认为:民办职业教育要发展壮大,管理、服务上不能不走“市场化”的路子。近年来,几乎每天,都有好几拨全国各地的职业院校同仁来考察。他们看了集团看校区,仔仔细细看完后,普遍感到很震撼,但同时也感到很无奈。为什么呢?他们都说:“你们的许多做法,我们公办体制做不了。”比如:管理上,商鲲教育根据现实与市场需要实行的军事化管理,他们做不了;运营上,商鲲教育集团层面绝大部分机构与人员实行的“双肩挑”(既做管理又做市场)的做法,他们做不了;专业设置上,商鲲教育围绕市场改设一系列专业方向,他们做不了;在毕业生就业上,商鲲教育实行“包就业”与“跟踪服务”的办法,他们做不了。诸如此类,许多体制内学校做不到的事情,商鲲教育却运用灵活的民办体制与机制做到了。一方面做不了,一方面被商鲲教育做到了,难道做到的还能不胜出吗?

黑龙江省虽然位于祖国北疆,却是我国的一个教育大省。该省曾经的职教处长,现担负黑龙江国际旅游商务学院院长重任的李群,是个年过半百、高雅睿智的女士。她多次进出商鲲教育,早已成了潘和永的老朋友。前不久,她用职业教育理论与实践集于一身的专家的眼光,对商鲲教育的做法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商鲲教育改革创新的精神,来源于市场经济的肥沃土壤,来源于创始人潘和永董事长的创造性思维能力和敢为人先的胆识和魄力。潘董事长不是干教育出身的,头脑中没有框子,他完全按市场经济的特点和职业教育的规律开放、办活职业学校。他抓住‘就业难’的核心问题,从用人单位的需求出发,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系统改革。用企业的理念经营商鲲,颠覆传统的办学模式和管理模式,按照现代职业教育的发展方向大刀阔斧地进行一系列改革,收到了明显的效果。”

 

因人施教育良才

 

四月的北京,春暖花开。受邀参加商鲲教育每年春季中职学校联合办学推介会的校长和招生负责人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纷纷来京。

会议的第二天清晨,数辆车身书写着“世界上最大的没有围墙的职业院校”的巨型客车,载着参会人员,浩浩荡荡来到了北京昌平的南口校区——这是商鲲教育在京的十二个校区之一。

此时,正是校区孩子们上早课的时间。参会的校长和老师们刚下车,便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只见一队队穿着制服的孩子们,迈着军人的步伐、喊着口号,精神抖擞地向教室区域走来。

一个方阵接着一个方阵,每个方阵的着装统一,但方阵与方阵的衣服却不大一样。问及原因,因为是订单培养,故各班级衣着尽量与将来的职业保持一致。

南口校区的于院长告诉来访者:“这样的列队一天要搞几次,上课与就餐时都要搞,跟部队的军人一模一样。”

孩子们进教室后,大家又兴致勃勃地来到了学生们的宿舍区。这里的楼房虽然略显陈旧,但桃花红、梨花白,冬青丛中处处有玉兰点缀,使宿舍区显得生机盎然。又让大家感到惊奇的是:男女生宿舍里窗明几净、居然十分整洁。一床床军被被叠得像个豆腐块、端正地摆放在几乎看不到折子的床单上;连窗台上的牙杯,都整整齐齐排好了队。人群中有人发出惊叹的声音:“这里不是军营胜似军营啊!”

对参观者中关于“为什么要实行军事化管理?”的问题,潘和永语重心长地回答说:“现在一些考不上大学、考不上高中、考不上初中的孩子,咱们不说智商,起码他们的学习能力不强,厌学情绪强烈,而且多数行为习惯也不好,很多人认为这群孩子不太好管。所以,针对这样的群体,我们应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进行管理。”略作停顿后,他又接着说:“我们的这个军事化管理,不是那个作秀的军事化管理,而是完全的、常态化的军事化管理。大家到我们学校看了以后,是不是感觉不像学校,而是像军营、像部队吧?我们的校长、职工、学生,全部都穿迷彩服,穿军装。我们这样的做法,正是为了迎合职业教育的特点。对孩子们进行军事化管理,先让他们改变不良的习惯,让他们先成人,然后再让他们成才。”

站在潘和永身边的陈总裁,来商鲲教育前是一所公立职业学院的院长。他操着略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给大家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我刚来商鲲教育时,也对董事长倡导的军事化管理以及同时强化的感恩与励志教育认识较模糊。后来,我到各校区转了一圈,参加了各种活动,与不少师生做了深入交流后,感触极深,回来就对董事长说:你知道你潘和永做了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吗?从某种意义上讲,你将许多就业无望的、甚至有可能失足的孩子挽救了回来,你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事啊!”

有来访的校长问:“这感恩教育你们是怎么做的呢?”

潘和永回答道:“这感恩教育就是我们在整个教育集团、校区以及合作院校中实行的中华传统孝道与励志教育。我们有个德育培训部,主任叫李春景,他带几个老师一年到头在全国各地跑,给各个联办学校的师生们讲感恩教育课,效果非常好,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李教授’。”潘和永停了停,接着强调道:“我们的军事化管理是着力改变孩子们的习惯、培养他们良好的作风与坚强的意志;而中华孝道与励志教育则是改变他们思想,教他们如何做人。对父母都不孝的人,能对国家尽忠吗?没有上进心的人,能有出息吗?”潘和永的一席话,说得大家频频点头。

陪同参观的房山校区耿校长,讲了他们校区一个名叫周阳的孩子的转变故事:“这孩子从小受到父母婚姻失败的影响,自闭自卑又偏激,来学校后经常失踪,有时在校内,有时在校外。在校外,我们都是开着车去找。这孩子牵扯了学校大量的精力,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他妈妈担心我们开除他,专门来校甚至下跪请求我们挽救他。我们本着对每个孩子负责的态度,针对他的特点,反复找他谈心,对他讲他母亲的苦心与不容易,一点一点去感化他。有一次,我在操场上又跟他聊了三个多小时,终于解开了他的心扉。他说:‘校长,我再也不会逃跑了,我想吃碗妈妈常给我做的肉丝面’。我就带他出去,找人做了这碗具有特殊意义的面。吃面的时侯,这孩子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从此,他真的彻底改变了,变得听话而有自信,最后成功面试到了天津客运段上班,现在已经升职为餐吧长。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大家边说边走到宿舍楼的宣传栏前。一位气质优雅的女校长对宣传栏里一幅幅正在进行“礼仪”表演的图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些孩子们的礼仪展示还真像模像样嘛!为什么学校要开展这样的活动呢?”

跟在一旁的商鲲教育集团国际部姜部长解释道:“虽然我们第二课堂活动内容已十分丰富,但因为礼仪是人们用以沟通思想、联络感情、增进了解的一种行为规范,是现代社会许多场合中不可缺少的交往手段与技能。所以,针对中职生综合素质较差的特点,我们也将强化礼仪教育作为了我们德育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来抓。我们的所有校区都是这样做的。”

潘和永等姜部长解答完后,提了提嗓门儿、自豪地说:“现在很多职业学校招不到人,生源紧张,而我们的学校却放不下。这里面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实行了有针对性的严格管理。平时家长都管不了,管不好的孩子,放到我们学校,就会看到他们身上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从习惯、做人等各方面,都有很大的改变。所以,我们才赢得了全国家长们的信任,赢得了各位合作伙伴的信任啊!”

潘和永的话音刚落,四周就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分享共赢是王道

 

刚进入鸡年,百忙中终于陪父母在海南过了一个年的潘和永,因为机票紧张,千方百计从三亚绕道赶回北京,回到了集团公司。

上午9点整,在京的部门经理以上领导,在集团大厦的404会议室,参加了以“大变革、大创新、大扩张、大发展”为主题的新一年发展战略动员大会。

在宏伟的、催人奋进的战略勾画结束后,潘和永安排财务部的王经理公布了商鲲教育2016年的综合业绩和财务收支情况。令许多人没想到的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商鲲教育各方面都实现了翻番,包括有形的和无形的:办公面积增加了一倍,人员增加了一倍,校区增加了一倍,市场份额增加了一倍,联合办学和区域加盟也大幅度增加……然而,几个亿的年收入流水,减去一项项开支后,居然所剩无几!钱到哪里去了?开支数据很清楚:除了人吃马喂外,都落到了客户、渠道和职工们的口袋里了!也就是说:被合作学校、加盟商以及员工们分享了!潘和永落了一个大慈善!

是的,潘和永个人并没有赚到钱。但是,他并不后悔。他常说:

“教育是一种大爱,是对民族、对国家、对家庭、对未来,也是对个人的爱。”在商鲲教育的经营与发展上,潘和永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就是:“舍得”,有“舍”才有“得”。大会小会,他常说:“我的观点是,合作要让对方有利,对方有利了,你本人才会有利;先讲社会效益,再讲经济效益。与合作伙伴相处,叫‘八分合理,七分也可以,商鲲只拿六分’。”

山东省的最西部,有个大县叫莘县,人口达100多万人。山东汉子崔书国,在乡镇历练了20多年后,被从乡镇领导的岗位上调到莘县中等职业学校当校长。职业教育给社会治安、扶贫等会带来什么好处?他理解的很深。但现在的莘县职校,学生由最多时的一万多人,锐减到目前的几千人。一方面,许多老百姓的孩子无心上学、无所事事;另一方面,学校收入减少,处处捉襟见肘。所以,他感到责任很大,压力也很大。上任不到七个月,他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对教职员工重新进行了竞聘上岗,决心面向市场开门办学,进行校校合作与校企合作。消息一传出,来找他的人蜂拥而至,有人力市场的、有各种教育中介的等等。但谈来谈去,感觉大都不怀好意,多是为了挣钱,而不是把办学、把合作共赢放在第一位,所以,全部被他推掉了。这时,有人给他介绍了商鲲教育,于是,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与潘和永见了一面。初次见面,就感觉十分有缘分,他与潘和永谈得非常轻松,非常愉快,也非常投机。很快,崔书国带着副校长等人,在2017年的元宵节刚过完没多久,就来到京城,在北京工商联大厦,与商鲲教育最后敲定了幼师、护理与高铁三个专业的合作方案,并且力争当年招到八百人!在隆重的签约仪式上,崔书国高举着红葡萄酒杯,兴奋地说:“我可以说,没有潘董事长的分享共赢理念,没有商鲲教育的务实精神,仅凭三言两语好听的话,我们是不会合作的。因为,我的肩上既承担着数千个孩子的发展和就业,又担负着学校走出困境的重任!”

潘和永的分享理念与分享精神,不仅仅在对外合作方面坚持这样做,而在集团内部以及许多具体管理问题的处理上,也都处处体现了出来。

2015年春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在京津冀一体化中,位于北京东大门的廊坊,将迎来快速发展的历史机遇。潘和永意识到这一点,他首先考虑的是,如何让随他一起奋战多年的老员工们,一起来搭这个便车,共同享受廊坊经济快速增长的“红利”。他决定在廊坊的高档楼盘“孔雀城”给大家买房!

“孔雀城”位于廊坊大学城的别墅区。千年凤河蜿蜒流淌,14万原生树林绿意袭人,更有五大高校、五大果岭拱卫,各方面条件十分优越。商鲲教育集团一口气订了40多套房,按每户80平米,由集团交首付,用来奖励在商鲲教育打拼五年以上,并做出特殊贡献的各级员工。更值得大书一笔的是:当整体首付的钱不够用时,潘和永毅然决然,将之前在燕郊购买的、眼下正涨得火热的两套私房卖掉,用自己家的卖房款补交齐了员工房款的首付!

前不久,商鲲教育集团高乘学校总校长李燕芳随潘和永到海南出差。风光迤逦的南国美景,让李燕芳分外陶醉。不知不觉,说了许多赞美的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早有打算重奖李燕芳这个商鲲教育高铁培训事业最大有功之臣的潘和永,借此机会说:“李校长,你在海南选一套房吧,公司给你交首付!”李燕芳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有点蒙圈的感觉,只剩愣愣地看着潘和永。潘和永慎重地补充道:“我知道,我每月给你的工资并不高,但你从不计较得失,这些年下来,你为商鲲教育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要论功行赏!”

潘和永喜欢这样一句古语:“我有利,客无利,则客不存;我利大,客利小,则客不久;客我利相当,则客久存,我则久利。商之道也,良知心也。”是啊,只有坚持“分享共赢”的理念,商鲲教育的发展才能永远走在“王道”(大路)上。

 

“八千八万”锻“铁军”

 

在商鲲教育集团一楼大厅的正面墙上、公司LOGO的旁边,有幅偌大的醒目的绿底银字标牌,上面用苍劲的魏碑体印刻着商鲲教育“八千八万”精神:“踏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吃尽千辛万苦、想尽千方百计、历经千难万险、喝尽千杯万盏、服务千家万家、造福千秋万代。”

这“八千八万”精神,既是对现在和后继商鲲人持续不断的激励,又是对商鲲人十年来艰苦奋斗精神的真实写照与生动诠释。

在商鲲教育,如果你要问谁最辛苦?大家不约而同,肯定要说是商鲲教育的带头人潘和永。潘和永十年如一日,“5+2”(一周五天加两天),“白加黑”(每天白天加晚上)的工作精神,成了员工们经常向外人形容他工作状态时的口头语。

原总裁办李晓叙述的一次随潘和永出差的经历,比较典型地展示了潘和永及商鲲人的工作状态与节奏:

“那是2015年5月的一天,第一目的地是湖北省的十堰市。下午5点前,七个人从不同的地点赶到了位于京南的南苑机场。因天气原因,晚上7点时,航班被通知取消。潘董立即通过各种渠道联系了多种交通方式,都未能如愿。大家只好先回家,准备第二天再成行。晚九点时分,准备休息的我们,突然接到潘董的电话,说首都机场可以售到武汉的票了。于是,我们所有人又立刻赶往首都机场。没想到,到武汉的飞机又晚点到了凌晨4点半左右。终于,在武汉下了飞机,我们又要立即赶动车。潘董拖着受伤的腿与我们一起拼命地跑,满头大汗、衣服都汗湿了,终于提前两分钟爬上了列车。三个小时后,我们终于到了美丽的车城,但顾不上欣赏美景,接着就吃午饭,饭后就参加合作宣传活动。晚上,潘董又与合作校李校长交流到深夜3点多。第二天6点钟,我们又集合赶往湖南,因为时间太紧,差一点又没能上火车!经过3个多小时的无座乘车,又经过四次换乘,下午3点多,我们才到达目的地湘潭。又紧张工作了半天,晚饭后我们就立即赶往长沙,连夜乘卧铺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河南开封……”

不一样的领军人物带着不一样的队伍;不一样的队伍,创造着不一样的企业精神。在商鲲教育的《企业文化手册》里,还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

现在的执行总裁伊泓非,三年前是综合项目事业部经理。有一次,她在内蒙古的通辽出差,因为第二天有客户到商鲲教育考察签协议,于是,她坐了一夜火车,次日早上赶到北京,整整忙了一天,晚上陪客户吃完饭后,又坐八点的火车连夜赶到通辽继续工作。她在日记中写到:

“今天的忙碌是分秒必争、与时间比赛,像赶场。不能放过一个环节、忽视任何一个细节。与朝阳财校的晚餐还没有结束,我就飞奔在去北站的途中。特别想哭,酒劲儿上来了还要努力保持清醒,哭的时间都没有!

在北站,是吕梁安检的学生把我送上车,非常感动。对于他们,我并没有付出多少,但是,他们对我是那么的亲切。一切要靠自己才可以!今天我部门的人都出差在外,我和张署丽忙得飞奔在公司的各个角落……

今天签了三份合作协议:曲阜的区域加盟,济宁技师学院的联合办学,朝阳财校的联合办学。我已经尽力了。我还要回内蒙继续未完成的工作。几经崩溃,但要坚持!再坚持!……”

董事长潘和永是这样,集团几乎所有的领导与员工是这样,而各校区的“孩子王”们又是一种什么状态呢?

前几周,在商鲲教育集团的一次中层以上领导大会上,集团对耿高强的职务进行了调整:由河北香河与大兴采育两个校区的校长,调整为只保留香河校区校长一职。管区减少了,权力减少了,这难道是对耿高强的不信任吗?不是,这恰恰是董事长潘和永对耿高强的极大肯定与关怀!

今年刚满30岁的耿高强,是军人出生,聪明好学、踏实肯干,在集团时间不长,就很快赢得了潘和永与商鲲教育上上下下的一致认可。在集团历练两年后,潘和永把他放到北京房山校区当校长,他兢兢业业,干得风生水起。2016年8月,因入京学生较多,房山校区分成了河北香河、大兴采育两个校区,于是,他的工作就开始辗转于两个校区之间。

最初的采育校区,包括耿高强之内只有八名工作人员,一千多名新生到校,事务异常繁杂。他带领着大家有序地进行着开学工作。与此同时,香河也是新校区,也有大量的工作需要他去做。除了日常的工作外,耿高强还经常到外地的合作校出差和讲课等,工作量十分繁重。

耿高强两边跑,解决各种问题、协调各种关系、召开各种会议、安排各项事情……白天晚上彻夜工作。他常常只能在来回的车上睡一小会儿觉。有一次,连续几天有接待任务,喝大酒喝得他终于早晨起不来床了,刚站起就倒下,起来就倒下……他终于忍不住大哭了一场!在他最忙的那段时间,又刚好爱人怀孩子,十多次产检他都从没有陪过。有次很晚回家,看到爱人一个人在床上哭,他心里像刀绞一样难受。爱人生了孩子后,他也只去医院看了一眼就走了,之后一个月都没有顾上再回家看看孩子。终于有一次,在身疲力竭之时,所有情感突然爆发,大哭一阵后,便给潘和永发了一条信息。潘和永立即打来电话问候,并发来一条短信:“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要知道,日理万机的潘和永,之前是从来不给任何人发短信的!

如今只管一个校区的耿高强,工作强度依然很高,但他乐观地说:

“这样的工作,让我每天都过得充实且真实。商鲲教育是承载着我雄心壮志、寄托着我美好理想的地方,所以,在此之前所受的磨难,都将化为力量,我会更加鞭策自己、继续前行的!”

 

尾声

 

商鲲教育这只航船,在职业教育、在市场经济的大海里已经航行十年了。如今,这只船因为选对了方向、顺应了潮流,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像一艘巨轮,成了全国许许多多职教同仁眼中的“中国职业教育的领航者”。因为船很大,你一时无法看到它的每一个角落,也一时无法窥见到它崛起的全部奥秘,更无法在有限的篇幅中尽现其大量令人感动的人和事。但这些都不要紧,因为它还在航行中,还在路上,我们还有许多机会去写它、读它和认识它。我们祝愿商鲲教育这艘成长中的巨轮永远乘风破浪、高歌勇进!

 

(注:该文由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刊《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2017.4期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