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络直播

商鲲教育全国咨询热线:400-010-0806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755号

 微信公众号

北京市东城区白桥大街22号北京工商联大厦4层

企业邮箱:bj@skjyjt.com

>
>
潘和永:职教航母的领航人 ---- 朱洪

潘和永:职教航母的领航人 ---- 朱洪

浏览量

在中国职教的园地里,

回荡着一个响亮的名字——北京商鲲。

在熙攘的职教人群中,

活跃着一个普通而不平凡的身影,

他就是——北京商鲲教育控股集团董事长、创办人潘和永先生。

——题记

 

鲲化为鹏

 

仰无愧于天地,俯无愧于父母。(潘和永语)

 

2017年9月26日,为期三天的北京市工商业联合会(商会)第十四次代表大会在北京城东北豪华、高雅的望京昆泰酒店隆重闭幕。这是北京市工商联在迎接党的十九大之际召开的一次换届大会。北京商鲲教育控股集团董事长、创办人潘和永受邀出席会议并光荣当选为北京市工商业联合会(商会)常委。已拥有众多“头衔”的潘和永内心十分激动,因为他深知:在这新一届的“常委”群里,全是像京东的刘强东、小米的雷军之类的功勋企业家,群星灿烂。而作为一个资产体量相比差别巨大的职业教育集团创办人来讲,能获取这个殊荣实在是个破例。北京市工商联为什么要破这个“例”呢?

这是因为,在短短的十年时间,就是这个潘和永,一个从豫东平原走来的原乡镇基层干部,白手起家,在没有国家拨款,没有政府优待的情况下,经历千辛万苦,硬是将一所不起眼的民办教育机构打造成了“学生幸福、家长满意”的文化园、植物园、就业园;在没有气派高楼大厦,没有高端师资设备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学生培养成了懂感恩、识礼仪、有素质的优秀人才;在没有现成招生指标,没有刚性就业岗位的情况下,把集团建成了一所招生旺、出口畅的没有围墙的中国最大职业教育集团之一!目前,商鲲教育有了40个子公司、独立公司和直营驻外机构;有了5所大中专、中小学和幼儿园;在北京及周边地区有了15个校区、2万多学生;在外地有了10所自营中高职学校;全国加盟校突破了100所,联合办学区域加盟分公司突破了200家,校企合作联合办学学校突破了2000所;集团总部、校区教职工加上驻外机构等专兼职员工共计有了5000多人,未进京与在京学生人数合计突破了15万人!商鲲教育的利润虽然并不丰盈,固定资产并不雄厚,但声名已鹊起,品牌已闪耀,对社会的公益性贡献已凸显。国内有关品牌机构给商鲲教育品牌价值评估已高达200个亿!

这就是商鲲,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职业教育的航母,一个神奇的存在!创造这个神奇故事的,就是商鲲的创办人、领航者、董事长潘和永先生。

当初,商鲲教育的顾问林道财先生苦思冥想为公司想了“商鲲”这样一个名字后,潘和永大为赞赏、立即采用。“商鲲”取墨子“商”之道,引庄子“鲲”之意,合而为“商鲲”,寓意为:精诚合作、互利共赢、事业通达、前程万里。

庄子在《逍遥游》里说:北海里有一条鱼,它的名字叫鲲。鲲非常巨大,不知道有几千里。鲲变化成为鸟,它的名字就叫做鹏。鹏的脊背,也不知道有几千里长;当它振动翅膀奋起直飞的时候,翅膀就好像挂在天边的云彩。如今的商鲲教育,就好似鲲化为鹏,正扶摇直上九万里,展翅翱翔在高空!

 

傲雪凌霜

 

忍别人所不能忍的痛,吃别人所不能吃的苦,才能收获别人所得不到的收获。(潘和永语)

 

2017年春节刚过,在商鲲集团的第一次中高层干部会议上,潘和永请秘书当众念了他的发小发给他的一封短信:

打铁还须自身硬,梅花香自苦寒来!如今的商鲲,凝聚了多少哥之艰辛和心血。一路走来,你披荆斩棘,历尽坎坷,苦辣酸甜,历尽艰辛。在你创业的征途中,我能深切地体会到:你所经受莫大的困苦和磨难,能想象到何种的困苦和无奈,更能想到能在偌大的首都站得住脚是何等的不易!成功,靠的是持之以恒的精神;成功,靠的是百折不挠的信心!哥做到了,苍天真的不负有心人!

潘和永之所以忍不住将私信公之于众,是因为他对这段话体会太深了!

潘和永今年已过半百,进入了知天命的年龄。回首看人生,有的成功者一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可他却是喝着“苞谷碜”成长,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孩子。

豫东平原有个村庄叫张道营村,那里位于七朝古都开封东南五十公里处,北依黄河,涡河固道横穿东西,潘和永祖祖辈辈都住在那里。

上世纪六十年代,潘和永在豫东平原常见的泥砖结构的平房里出生后,父母又陆续给他添了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因为家大口阔、地少人多,为了养家糊口,潘和永的父亲垒起了小土窑,烧起了陶瓦盆,天天与泥巴、炉火打交道,还要到百里之外去销售,十分辛苦。虽然家里生活困难,但因为潘和永好学上进,所以,家里就支持他读书,一直读到豫东一所农校毕业,成为全家学历最高的人。

农校毕业后,潘和永回到张道营村附近的四所楼镇担任了团委书记、后来又分别担任办公室主任、副镇长等职务,主抓养蚕等多种经营。在推广养蚕技术上,他胆大心细,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又被提拔到通许县的大岗李乡任党委副书记。2004年春夏之交,潘和永因在理想与现实中遇到种种困扰,终于不能忍耐,便下定决心,北上京城,开始了新的人生征程。

北漂的日子也不好过。初到京城,潘和永人生地不熟,又不会说普通话,就在西直门北大街的一栋旧楼里,找到了一家姓张的山东夫妻开的职业介绍机构,给他们打工。过了两三年时间,因为老板经营不善,常常不发工资,潘和永就不想干,想打退堂鼓。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一位在北京结识的朋友,这位朋友很吃惊,说:“你若回去就是农民,就糟蹋了!”这位朋友想到北京市工商联有个工商人才服务中心,也做职业介绍和劳务派遣,就打了个电话,让他去看看。潘和永做事雷厉风行,很快就去了。结果,对方同意让他承包一块业务,自负盈亏外每月交3千多元管理费。走投无路的潘和永毅然决然同意了。工商人才服务中心在六楼一个大屋里给了潘和永一个小隔间,算是经理室。于是,潘和永便用“工商人才服务中心职介部”的名义干了起来,两个人共用一台电脑。为了吸引客户,他们就在北京市人才市场报上打广告,虽然资金极度缺乏,但还是期期打,每期六百元,提出了“零收费找工作”的口号,意思就是找不到工作退钱。这样的广告很诱人,吸引了一些客户,业务也就慢慢做了起来。

职介部当时没有几个人,工作与生活状态十分艰苦,员工到开发区等地跑用工单位,都是坐公交车,平时吃饭就是一碗快餐面。这期间,自小十分孝心的潘和永也将父母接到北京来,全家人挤在一个几十平米的蜗居里。为了补贴家用,已年过花甲的父母在小商品市场批点小鸭子之类的玩具,到公园、车站广场摆地摊,一干好几年,常常遭到城管驱赶,东躲西藏、倍感艰辛。弟弟最初在内蒙矿上打工,每月一千多元,还要抽出几百元支援潘和永。随着业务的发展,需要增加办公面积。这时,大厦四楼有个三百平米左右的地方空出来了,但租房与装修需要八万元。那时的八万元对潘和永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但他仍毅然决然,东拼西凑,硬是借钱租了下来。为了公司的发展,潘和永常常将刚收的钱又转手支了出去,使家里的日常开支也经常十分困难,为此,妻子与他爆发了多次激烈冲突。2009年,潘和永的奶奶去世,因为手头拮据,潘和永都没能回去奔丧,这使他至今想起来,心里都还十分难过。

 

天道酬勤

 

很多东西是可以复制的,但是汗水是不可复制的。(潘和永语)

 

在商鲲六千多平米的办公场地里,到处都有励志的名人名言或成语书法匾额。走进潘和永的办公室,赫然映入眼帘的,有一幅苍劲有力的大字:天道酬勤!

“天道酬勤”这个成语的意思:上天会按照每个人付出的勤奋,给予相应的酬劳。多一分耕耘,多一分收成。只要你付出了足够的努力,将来也一定会得到相应的收获。正所谓:“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唯有努力了才有可能抓住机遇。努力了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肯定不会成功。“天道酬勤”这四个字,活生生地道出了潘和永在学习与工作中的真实状态。

潘和永善于学习。因为实在太忙,他没有时间去系统学习一些知识体系,但却有自己一套“处处留心皆学问”的方式和方法。他善于学习最大的特点就是“拿来主义”。

由于潘和永出差频繁,经常要在机场或火车站等机或候车。往往屁股没坐热,他就到报刊亭溜达去了,过了一会儿,就会拿回一些名人传记或登有成功人士的文章翻看阅读。像李强、史玉柱这样一些教育界名人的传记文章,更是认真体味、反复揣摩。他在管理上经常用到的许多俗语格言,都是从这些书刊中引用过来的。

另外,他还有一个特点,只要与一些能人交谈,交谈完之后,这些能人的思想与智慧,他就能很快学到,有的是原封不动照搬,有的则是根据自己企业特点加以改造后再利用。有次,在接待客户的酒桌上,一位校长顺口说了一句:“朋友是风,朋友是雨,有了朋友才能呼风唤雨;朋友是天,朋友是地,有了朋友才能顶天立地。”因为说得快,他没有来得及背记下来,第二天就找到董办主任陈静问:“昨天那个人说的是什么?你背一遍我听听?”还有一次,去西柏坡参观,解说员说:毛主席是“磨盘上布下雄兵百万、土屋里指挥千军万马”。他觉得挺好,让别人记,别人没记下来,就特别着急,又问陈静。陈静当时刚好侧耳听了一下,就复述给他听。他说:“对,就是这样的话!”由于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搞得陈静不得不苦练“生记”功夫,以随时应对潘和永的提问。久而久之,董办的工作人员都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就是大家谁读到了不错的东西,一方面发给他,另一方面发给秘书,由秘书给他整理出来,然后他统一拿时间去记。

潘和永在员工大会上常喜欢讲这样一句话:不要在最能吃苦的年龄选择安逸。但大家都不知道潘和永自己的吃苦年龄是在那个年龄段?因为他直到现在都异常勤奋。十多年如一日,他每天清晨6点左右就第一个到了办公室,然后就是密集的工作节奏:思考工作、批阅文件、面试员工、会见客户、召开会议、外出洽谈、参加活动等等,忙得就像一个飞旋的陀螺,团团转,顾不上吃早餐成了常态现象。“白加黑”(白天加黑夜),“5+2”(5天加2天),几乎成了他真实的工作写照。他就像“铁人”一样在工作。这里随意公布一个他2018年的周工作时间表:

3.19(周一):上午到廊坊洽谈校区,下午接待客户,18点高铁出差淮北洽谈收购本科院校事宜。

3.20(周二):上午淮北师院会议室与书记、院长具体洽谈收购本科院校事宜,中午淮北师院接待,下午18点高铁返回北京。

3.21(周三):上午在北京飞天大厦参加北京甘肃商会活动,下午去中国证监会焦桐基金会洽谈扶贫职业教育。

3.22(周四):上午高层领导会议,下午接待鹤壁工业学校洽谈PPP联合办学、接待龙族集团董事长荣女士(原国家副主席荣毅仁侄女)。

3.23(周五):接待客户、起草服务部门考核方案、完善高管任务分配文件及目标责任书。

3.24(周六):出差协调提升学历高职院校关系。

3.25(周日):出差协调提升学历高职院校关系。

随他一起到淮北的陈总说:他们去淮北的节奏太快了,一天时间,行程安排得紧紧张张,实在让人受不了。但这样的行程,对潘和永来说,已习以为常。比如,前不久,他又带一拨人早上4点坐飞机到山西洪洞出差,参观校区座谈完了以后,跟学校的领导一块儿吃饭,饭后就坐高铁连夜赶回了北京。此时已深夜12点,京城的万家灯火已熄灭了一半。

潘和永常说:时间就像海绵的水,就看你挤不挤。他对时间格外珍惜,甚至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经常跟他一起出差的董办主任陈静介绍说:“每次出差,既使买到一等座,他也不坐,全把我们叫到餐吧。在餐吧里,他会跟大家聊,讨论一些什么问题,要不然就开会,不经意间,又开始工作了。”“他从来都是把白天的时间留给合作伙伴、留给客户,而自己回来的时间,永远都是在夜里。他经常坐最后一班车,经常是刚上车车就开了。我们永远在跟火车赛跑、跟时间赛跑!”

前不久,商鲲政研室主任随潘和永赴云南丽江交流考察项目,在近距离感受七彩云南的自然风光和民族风情的同时,也为潘和永的工作节奏与激情所震撼,于是,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则这样的感言:“深夜3点,我还沉寂在睡梦中,就被董事长叫醒,帮忙找笔和纸。他打开床灯,靠在床背上,一边口里念念有词,一边在纸上记录。四点半结束后,他拉过一只茶几让我坐,边读边让我录入,一直忙到清晨六点才算告一段落。在丽江住宿的两个晚上,都如出一辙”。这篇感言的题目就叫:“移动的办公室、不眠的追梦人”。

 

与时俱进

 

李嘉诚说过,当一个新生事物出现,只有5%的人知道时赶紧做,这就是机会。(潘和永语)

 

潘和永头脑灵活、反应灵敏、善于捕捉机会,是个很敏锐的人。他往往目光尖锐、凡事想在前、做在前,与时俱进,使很多事情解于萌芽,做到未雨绸缪,以便从容应对。他与商鲲一路走来的经历,充分说明了他这方面的特质。

潘和永在工商联落脚后,最初还是搞单个职业介绍。2009年,新来的林书记建议搞批发。潘和永立即追问:“批发怎么做?”林书记说:“找学校啊?各个学校都有就业任务。”他又追问:“怎么找啊?”林书记说:外面的报刊亭有“全国中等职业学校(技校)通讯大全”,上面全是全国各地职业学校联系方式,但价格昂贵,上下册一套六百元!潘和永毫不犹豫,立即派人买了回来。针对用人单位与学生在观念上与现实的差距,决定开一个就业指导与介绍会。于是,又打电话又发信,招来四十多所学校。由于讲解新鲜有用,加上热情接待,结果一炮打响。从此以后,这样的“招商会”就成了商鲲的一个传统做法,年年变换新形式、增添新内容,至今,中职搞了31期,高职搞了29期,为商鲲的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推介作用。

2008年,中国第一条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世界一流水平的高速铁路京津城际铁路通车运营。潘和永立即意识到高铁前途无量,有许多好岗位。但是,怎么打进去呢?当时有个业务员,无意中找到了北京客运段电话,就打了过去。对方说不接待任何社会团体,不与外部打交道。但潘和永不理这茬,反正电话咱得到了,就反复联络,最后,终于用诚心感动了北京客运段的相关负责人。历经艰难,潘和永首单就给北戴河首长的专列上招了10名服务员。从此,与铁路的合作一发而不可收,上了快车道。

什么事务发展到一定时期,都会有一个瓶颈期,在这个时期,如果不前进,就有可能会后退,甚至由此而衰落。

在为铁路推荐学生的过程中,对方不断对学生的素质提出要求,潘和永想:为什么咱们不开展这个“岗前培训”业务呢?于是,就给自己的业务链条加上了短期“岗前培训”的环节;随着“岗前培训”业务量的飞速发展,潘和永又敏锐地察觉到联合开办学历教育的机会,于是,又不失时机、开始了与全国各地合作学校联合办学历教育。2017年,商鲲教育刚跨入新的一年,潘和永又多次在高层与中层干部会上吹风:商鲲在学历层次上的培养目标要调整了。用人单位、社会以及家庭对职教生的素质与层级要求基本已“大专化”了,如果再不调整,出口不畅一定会影响到入口招生!于是,他提出了这样一个口号:“凡来商鲲上学的在京学生,都要以大专的学历毕业!”并同时为落实这一措施对业务人员制定了严格的奖惩办法。

当“金鸡交好卷、犬踏梅香来”之际,潘和永又高瞻远瞩,借助政府从上到下对民办职业教育利好政策的陆续推出,在原有“专业共建、校企合作、联合办学”基础上,又大力新拓展了PPP联合办学(托管)、自营学校、运营学校等新的发展模式。

在努力做市场的同时,潘和永又不断强化着专业与内涵建设,在继续办好高铁服务专业的同时,又相继开设了无人机、3D打印、职业艺术等一系列新型热门专业。他掌舵的这艘越来越大的民办职业教育航船,在与时俱进的创新观念引领下、随时修正与调整着方向。

 

海纳百川

 

没有成功的老板,只有成功的团队。(潘和永语)

 

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潘和永深得其中三味。人们都说潘和永事业的发展老是能遇到贵人,但是,更准确地说,是他善于发现能人、引进能人,并且能把能人纷纷变成自己的“贵人”。潘和永能海纳百川,引才放下身段、用才不拘一格、育才殚精竭虑。一句话:他识人、用人没有条条框框,用人所长,不将用人的事情复杂化。

商鲲教育旗下有个“北京商鲲教育高乘学校”,这个版块占据了商鲲教育的大半壁江山,对商鲲集团来说十分重要。该校的校长是一位仪表清秀、气质高雅、年近花甲的北京籍女士,名叫李燕芳。

潘和永与李燕芳的认识是2008年,那时李燕芳刚年过半百。有一次,潘和永到西安出差,西安的东方机械厂是个兵工厂,下面有个东方技校,潘和永去面试铁路服务的学生。李燕芳也是为她当时所在的北京艾信志诚投资公司的教育培训项目面试航空售票的孩子。他俩就在六朝古都相遇了。在交流中,潘和永感觉李燕芳除了穿着打扮高雅有气质外,谈吐也很有内涵,有层次,印象很好。潘和永认为李燕芳十分适合帮他搞高铁服务培训这项工作,于是,回京后,仍老是惦记着她,琢磨着把她挖过来。开始,见多识广的李燕芳并没有将商鲲瞧得上,为此,潘和永多次到李燕芳工作的地方去游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2010年9月,李燕芳犹豫很长时间后终于答应过来了。不出所料,李燕芳做事非常认真,不辱使命,2011年3月,开始了首批京沪高铁VIP餐吧乘务员培训,自此,拉开了商鲲“高铁人才培训”项目的序幕。

商鲲教育的执行总裁伊泓非,原是山东临沂一个民办学校的招办主任,常给商鲲送学生。潘和永发现她很能干,而且又能吃苦,就反复打电话,把她请了过来。如今,伊泓非勤奋好学、进步相当快,管理与业务水平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虽然伊泓非性格直率、快人快语,平时没少顶撞潘和永,但潘和永仍然从心底里感谢伊泓非,常称赞她为商鲲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潘和永用人不拘一格还有个典型的例子。2016年底,漂亮的、因生养孩子在家赋闲四年的陈静来公司应聘司机岗位,潘和永对她进行了面试。在面试过程中,潘和永感觉陈静不是司机的素质层面,就对她说:“你做司机有点不合适,可不可以到董事长办公室,然后找个副总裁带一带,熟悉一下业务,看看是否能拓展一下其它的事情?”果然,潘和永没有看走眼:陈静到董办不到一年,就干得风生水起,本职工作与市场业务都做得非常好,团队也带的很有凝聚力。潘和永经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只要陈静离开商鲲,商鲲就要倒闭;只要陈静离开商鲲,只可能是我潘和永的错,绝对不会是陈静的错!”

随着商鲲教育对内涵建设发展的需要,最近几年,潘和永在加强内部年轻人才培养的同时,也开始了从体制内挖人才的大量的“空降”行动。众所周知,体制内的人才一般是不会“调”过来的,那么,潘和永采取的办法是请人推荐或“预约”。“预约”就是在众多的合作学校里,事先瞄上一些适合商鲲的人才,然后等他们退休后请过来。

商鲲现任总裁陈教授,就是被上任总裁推荐过来的。陈教授原是湖北一家高职院校的校长,能说会写有高度,而且总结能力特别强。他能将潘和永十几年大量的办学经验,上升总结为几个不同的版本,在各种不同的场合宣讲使用,对外界了解商鲲教育,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他虽然过去享受厅局级待遇,但与做官只做到副科级的潘和永十分投缘,合作的很愉快。潘和永常常开玩笑地说:“你们看,我把陈总裁用得怎么样?”

河南焦作市职业技术学校是国家级重点中等专业学校,与商鲲合作多年。校长李世安忠厚务实、很有才干,2017年刚退休,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被潘和永请来了。潘和永把李世安放到了商鲲在北京周边最大的雄安校区。李世安将过去的经验结合商鲲的实际,把两千多师生管理的井井有条,不到一年时间,成了商鲲的“示范校”。

如今的商鲲,从集团到校区,人才结构非常丰富:男的女的,自产的与空降的,体制内的与体制外的,年长的与年幼的等等,不管你是谁,什么学历,什么经历,什么性格,只要有一技之长,潘和永都会接纳,都会放到商鲲的岗位上试一试,然后再做调整或下一步的培养。

 

厚德载物

 

感恩奉献、报效社会一直是我的意愿。老板厚道,员工才能地道。(潘和永语)

 

《周易·坤》中的“君子以厚德载物”,意思是指道德高尚者能承担重大任务。“厚德”主要有两层含义:一是要有好的日常道德修养,二是要有高远博大的胸怀。

2018年元月18日,中共北京商鲲教育控股集团委员会党员大会在集团总部的101多功能会议厅隆重举行,潘和永被中共东城区委东花市街道工作委员会任命为党委书记。

多年的夙愿终于实现了,潘和永非常激动,他以“对党说句心里话”为主题做了充满激情的演讲。潘和永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商鲲和我现在的一切。我对党的感恩要永远刻在骨子里,体现在行动上!”历经千辛万折在民营企业组建党团组织,就是潘和永对党忠诚、知恩感恩的具体体现。

俗话说:百善孝为先。潘和永不仅对党、对事业“尽忠”,而且在集团一直弘扬孝道文化,要求员工必须孝敬父母。他制定并实行了优秀高管500、经理300、普通员工200,每两个月给他们的父母发放一次津贴的政策,以让“父母为我而感到光荣”(潘和永语)。集团员工父母若来到北京,他也会专门安排服务人员陪同或者安排就餐。而对他自己的父母,除了处处尊重外,细心的员工还常会发现这样一种感人的现象:无论在风光秀美的白洋淀,还是景色旖旎的海南,商鲲只要有大的集体联欢或游览活动,潘和永身边总会有两位衣着朴素、慈眉善目的老人,他们就是潘和永七十多岁高龄的双亲。平时根本无暇专陪父母游玩的潘和永,居然因地制宜想出了这么一个绝妙的“忠孝两全”兼顾的好办法!

潘和永的“分享”做法不仅仅体现在“孝文化”方面。在员工福利、婚丧嫁娶、客户分利等方面,他都“眼里没有生意,心中只有情意”(客户语)。2018年春节前的一次中层干部会议上,潘和永无意透漏了这样一个秘密:2016年,为了在京城附近的廊坊给员工购买几十套福利房,在卖掉自己燕郊私房还没有凑齐首付的情况下,他又用5分的利息个人整整贷款200万!潘和永无论在中层干部或者全体员工会议上看似随意的表态,常常因为“太撒钱”而让人们怀疑,但事后,还真让他亲自督办一一落实到了位。分享与诚信成了潘和永做人的两大显著标识。

2017年5月,潘和永随北京市工商联领导到宝岛台湾访问,回来后的高层干部会议上,他拿出了草本防护液、梳子等礼品亲自分发给大家,憨厚地说:“我在台湾,天天想着给大家带礼物!”事无巨细,台面上常常霸气十足的潘和永,内心世界却有一片温情的天。

潘和永的温情与包容,确实也常常被员工与合作伙伴们所感知与赞誉。

24岁的景文浩是一名退伍军人,2015年冬加入商鲲,外派到山东合作院校,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教官。然而命运捉弄人,次年9月突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对于一个贫苦的农村家庭来说,简直是个晴天霹雳!潘和永在第一时间知道到情况后,高度重视,除了组织集团所有员工进行爱心捐款外,自己又带几十万亲自赶到医院进行沟通,请院方千方百计救人,“需要多少钱,我来想办法!”走投无路的景文浩父母感动得当场跪下。潘和永扶起他们的时候,红着眼睛说“放心吧,不会因为钱让这个孩子没有生命的,需要一百万,需要两百万,这个钱我来解决!”由于过不了排异关,景文浩还是离去了,但潘和永认人不认钱的铮铮豪气,至今还感动着许多人。

2017年的初夏,在总部101会议室的全员职工大会上,商鲲招生团队的总经理张健,则讲了潘和永这么一个“包容”的故事:

张健在河南有个姓范的老大哥,每每相聚,他都要提到商鲲。有次喝多了酒,谈起商鲲时突然老泪纵横。张健问及原因,他说:他与潘和永是老乡,多年前,他从家乡粮食系统到商鲲做事,因家中老人有病,就背着潘和永收了20多万元学费请假走了。那期间,是商鲲最困难的日子,潘和永知道后,极度愤怒,本想报警,让法律制裁他。但想到范家生病的老人将更会雪上加霜,就最终原谅了他。潘和永的大义与包容,让这位范大哥十分内疚、感动不已。虽然离开商鲲七年多了,但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商鲲的信息,看商鲲的公众号。他无法直面潘和永、无法直面商鲲,就用推荐张健与商鲲合作的方式表示歉意、也以此回报商鲲,希望商鲲越来越好!

不负重托的张健,果然凭自己与团队的努力,在2017年为商鲲招来学生2千多人,为商鲲教育立了一大功!

就是因为潘和永的“厚德”,许多客户因此与商鲲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许多员工因此摒弃了其它诱惑,继续追随潘和永。就是靠着这样的优秀品质,潘和永的身边慢慢聚集了一群人、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群对职教事业充满梦想的人,使商鲲教育在职教事业的路上开始了快速前行。

潘和永虽然有许多超越别人的特质和品质,但为了企业的发展和个人的成长,他一直在持续努力改变与完善着自已。大家在感受到商鲲教育飞速发展的同时,也明显地感觉到这一点。商鲲的员工与合作者们对潘和永这个“职教航母的领航人”越来越充满了信任与信心!

 

作者简介:

朱洪,男,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曲学院客座研究员、《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特约作家,出版有纪实文学专著《喜剧美学家和他的名人朋友》等,另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多篇报告文学作品。